才时白

求别日我lof。
混凹凸/我英/弹丸论破/aph
吹爆我老婆→狛子
心情好大概会产除了凹凸以外的粮……吧?
尽力每次月假更,我脑洞好像有点少【。】
就这样w

【凹凸乙女】最近吸血鬼似乎有些奇怪?

前篇→ http://caishibai.lofter.com/post/1e8060be_11703c16
后篇→ http://caishibai.lofter.com/post/1e8060be_11c11e58
*ooc有
*小学生文笔注意
*血族paro
*bug也许有(……)
*如感到不适请点击红查查
*以上ok?

  奇怪,太奇怪了。
  格瑞为什么躲着我……?
  已经是第四天了,他连续三天都在躲着我——几乎是刚看到我就走开。不管我是出于什么目的。难道我惹他生气了?可我也没有做什么啊。我还是每天上学,上完学回来就写起了作业——但我并没有冷落他,因为我是一边写一遍和他聊天,虽然平时是我一开口那就打断我并让我专心写作业。格瑞很聪明,每次我写作业的时候他都会在旁边看着我一步步思考,一有错误就给我指出来。有时我写题实在是写不出来了,我也会找他帮忙,他每次都只是轻轻看了眼,便拿着我的笔一边在草稿纸上写过程,一边给我讲解。万一我有哪个知识点不懂,他也会换各种方法给我解释——比如摘苹果。我很好奇他究竟是哪个时代的,但每次一问起来他就会闭嘴不说话。
  啊,不会是在嫌弃我太笨了吧?
  我挠了挠头,我的确不怎么聪明……但我也没特别蠢啊。有什么好嫌弃的。想到这里,我不满地撇了撇嘴。然而我没看到,格瑞站在厨房门口,看着我,并舔了舔嘴角。

  “……………………”我一下一下地咬着笔头。我又遇到难题了,原本我想下意识地叫格瑞,但我又突然想起来,那家伙最近连理都不理我。然而这一单元又偏偏是函数的内容,如果没搞懂的话……估计会死。
  看来这件事得好好想想解决办法。我这么想着又写起了我的作业。

  月假总是令人激动——可以睡懒觉的时间增多了,玩的时间增多了……大部分的学生无疑会在月假好好休息放松一番,寄宿生更是如此。但是我的第一天晚上决不可能和平时一样过了。
  我今晚要干出一番大事业。

  夜幕悄然而至,当其他的人家已经熄掉他们家的灯的时候,我慢慢地爬了起来。
  借助着枕头下的手电筒的光,我再一次确定了计划,然后我拿起了藏在床底下的绳子。我深吸一口气给自己加油,走到房门前,悄悄打开了门。看来已经睡了。我在心里确认了一遍。我也是在不久前才知道,吸血鬼是在晚上睡觉的。格瑞告诉我,他们并不是那种白天就一定会规规矩矩躺在棺材里头呼呼大睡的家伙,我现在还记得他当时说的一句话。
  “你难道不觉得睡棺材不吉利吗。总之,就算普通血族的的确确睡棺材里头,我也不会睡。”
  我当时哈哈笑了起来,只觉得有趣。但是如果晚上睡觉的话……白天去觅食,似乎有点难?关于这点,格瑞并没有给我任何答案,他只是淡淡回了句:“不用你管。”

   切。不管就不管呗。你饿死都不关我的事。想到这我居然有点气,然后我无意间看了眼客厅。
  ……
  卧槽。
  格瑞就这么坐在沙发上,低着头,喘着粗气。他的衣服湿透了,汗水大滴大滴地从头发上滴落,滴在原本就湿透的裤子上。他听见了声音,猛地抬头。我迅速躲在了墙角后,心想差点就被发现了。我的心都跳到嗓子眼了,就差跳出来了。
  但是我忘了点东西。
  “………………不用……躲了……我都,听得见……听得见的……你的内心所想……我全部都,听得见的……”格瑞的声音十分虚弱,而且他似乎在压制着什么。
  一瞬间房间里只剩下格瑞的喘气声。
  “……格瑞,你还好吧?”我探出一只脑袋,看着他。他点了点头,随后抬起头来看着我。我看着他的眼睛,竟有一丝慌乱。他的眼睛是红色的,我几乎可以看到那里面嗜血的欲望。但这双眼睛美丽得令人将要沉溺于其中。与格瑞原本的那双紫瞳不同,这双眼睛更让人觉得妖媚。
  “格瑞……?”其实我原本多多少少猜到了一点,但没想到真的是这样。

  就算是笨蛋也看得出啊。没有吸血的吸血鬼,无论怎么样应该都抵挡不住那股欲望吧。

  深深地刻在这具身体上的那股,吸血的本能,所带来的欲望啊。

  不知为何我竟有些心疼他,我将手里的绳子放下,向他走去。他眼神有些恍惚,但又摇了摇脑袋,一咬牙朝我吼出声:“别过来……!”我第一次见到这么对着我吼的格瑞,于是我停下了脚步。他深吸几口气——也许是想让自己不那么难受,然后他又低下头。
  “你不是已经猜到了么,为什么还要过来。”我看见他掐着自己的手,还掐的十分用力,也许是为了让自己清醒。我不说话,又朝他走过去。他猛地抬起头,想要站起来走掉,我却看准时机抓住他的手,并压在了他的身上。我看见他的手上,有一个深深地指甲印。一瞬间鼻子一酸,一只手慢慢抚摸那个地方,另一只手将他狠狠压制住——他现在实在是太虚弱了。

  “格瑞。”我看着他的眼睛,认真地一字一句地说,“你想吸血的话,为什么不吸呢。”我看到他的眼神暗了暗,过了那么一会才和我说:“会被标记的。”
  我怎么想到了abo。等下,这什么情况。
  他叹了口气,缓缓地和我说:“请你不要想到奇怪的事情。我们的标记只不过是……为了不让其他血族和自己抢食物而存在的。”他想了想继续说道:“当然,也正是因为标记的存在,猎人才能利用被标记的人来抓血族,或者保护他们。而且,有些血族也会利用他们来抓血族,只不过那些人……是为了变成「纯种」。”
  世界观好像被刷新了。
  他看着我震惊的表情,有点愧疚地说:“所以我吸你的血的话,就回把你牵扯进来。”我噗嗤笑了起来,跑进房里拿出那块石头在他眼前晃了晃,说道:“可是啊,我的石头害的你来到这边的世界了哦。这样的话就算我被你标记,也没什么关系了吧?扯平了哦。”
  我看见他愣了许久,随后嘴角微微翘起,眼神十分温柔,仿佛能融化这世间所有的寒冷。他无可奈何地看着我:“是个,笨蛋呢。”

  我坐到他的身边,把手伸出来。他犹豫了很久,最终还是在手臂上咬了一口。我原以为会和抽血时一样疼,其实并没有那么疼。后来格瑞和我解释说每个血族的唾液都有特别的用法……他的是麻痹,其实也只是微微减轻痛感罢了。然后他和我说,有时候唾液也许能救自己的命,主要是看自己怎么用。当然,奇葩的也不少,比如有些是能够让对方浮起来或者是让对方发情……
  我:“对不起我不听。”
————————————tbc.——————————
终于月假了!!!这篇原来准备是在万圣节更的然后我每次码到一半睡着了手机关机没备份谁知道我家wps经历了什么
这篇文我码了三次,总之内心是爆炸的。
顺便为啥手机不能玩超链我现在只有手机了啊(……)
祝食用愉快

评论(15)

热度(1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