才时白

求别日我lof。
不要和我有太过于亲密的动作不然我家那只炸毛了就不是受我所控制的了www
混刀男/凹凸/我英/弹丸论破/aph
吹爆我老婆→狛子
就这样w

【凹凸瑞金】春光乍现

*ooc注意
*小学生文笔
*私设,雷者请点红叉叉
*以上ok?
  这是格瑞第一次见到金。
  这也是格瑞从那潮湿的,沾满了水汽的,昏暗见不到太阳的洞穴里,第一次出来。只是因为他们的老大太虚弱了,他们需要搞出一堆的能量供黑魔王吸收。格瑞不喜欢巢穴附近的寒冷潮湿,他觉得他需要找一个暖和点的地方,于是他来到了美国。他原本书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的,然而同行的凯利——虽然不是瞎凑热闹的家伙,但她打听到了很多内容。因为是同类,所凯莉十分理所当然地告诉了格瑞。

  这是个很大的草原。大到格瑞差点就要放弃搜寻这里,不过既然是地球,那么热依照黑魔王大人所言,应该是每一个角落都会有生物的吧……?
  他第一次觉得黑魔王是个傻子。

  当然,这片草原同时也大到格瑞几乎无法见到那名坐在石头上歌唱的男孩。
  男孩有着耀眼的金发,比普通人的金发更加耀眼。在太阳底下更是如此。格瑞抿了抿嘴唇,他实在是有点饿了,所以他悄悄地从高空飞下来再迅速靠近他。这时的他没有双手,但由于能自由飞行,所以对付人类也是绰绰有余的。更何况第一批小黑怪,力量分布很不均衡,有些强有些弱,他又偏偏是第二。
  就在这时,金转过了头。
  “……!”金只是愣了那么一瞬,便迅速躲开。格瑞也立马刹住车,抬起头来看着他。
  他对上一对天蓝色的眸子。
  金眨了眨眼睛,金色的睫毛像蝴蝶的翅膀一样扑扇了几下。他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于是他好奇地戳了戳面前的这个黑乎乎的,长着紫色眼睛的小东西,并且努力在脑内搜寻老师上课是否讲过关于这种生物的内容,然而他并没找到。他并不知道,如果其他大人看见了这东西一定会把他拽走,因为在其他人的眼里,这是怪物。
  可是金不这么认为,他还是个很小的孩子。小孩子在平时自然会有天真的想法,所以他也并没有怕。更何况他感觉面前这只球已经没有丝毫杀他的意思了,尽管他刚才感觉到了浓浓的杀意。他看到这只球正在盯着他看,于是他挠了挠头,问:“我的脸上有东西吗?”
  格瑞刚想开口,突然想起来自己不会说话。于是他张开的嘴巴闭上了,不再说话。但他的始终看着金的眼睛。他第一次见到这么好看的眼睛,就算是天空也比不上。所以他很自然地想:再看一会,就一会也好。小黑怪一直这么直白——起码他们并没有那么狡猾。毕竟第一批的他们,只是作为收集能量的「工具」。想做什么就做什么,除非是黑魔王的命令。但现在黑魔王忙着怎么解决来到地球后的水土不服……以及怎么称霸宇宙,没有时间管他们。而且远距离命令需要大量的能量,他更不想消耗原本就少的可怜的能量。
  金歪了歪头看着他,但格瑞始终没有开口。于是金想起其他的动物,他们也不会说话。不过好奇怪啊,其他的动物起码看见其他的生物要么就冲上来,要么就害怕地远离。而且会飞的动物都是有翅膀的,无论是带鸟的羽毛,还是在山洞里靠着声波,视力并不好的蝙蝠。他突然想起刚看见这只球时它身上散发出的浓浓的杀意。
  犹豫了一会,金决定先不提那个。他想知道这只球究竟能不能听懂他说话。金的姐姐秋,常年在外面工作。每次下班回到家金基本已经睡着了。所以他尝尝想,要是有个人能听他说话就好了。然而姐姐并不允许他养小动物,他家不住在草原上,而是在城市附近。这次能来这里只是因为金想要好好放松一下。金不怎么喜欢静下心来学习,他原本就是个坐不住的孩子。更何况音标他光看着就有点不爽。秋一直都不理解这孩子为什么如此的不爱学习,更何况一年级的东西都是最基本的内容,应该不难。
  金其实不笨,他就是不怎么喜欢学习。他觉得自由自在地玩才是最好的。但这并没有导致金的成绩很差。相反的,金的成绩在班上算是佼佼者了。只不过他想象力丰富到连老师都觉得,这孩子未来说不定是个童话作家。但金的目标其实是环游世界。
  “……那个,你能听懂我说话吗?”金挠了挠他的金色头发,满怀期待的看着格瑞。他是真的无比希望格瑞能听懂他在说些什么。
  然而格瑞并没有听懂。他稍稍地歪了下头,因为面前的人低下了头,似乎有点失望。于是他凑过去蹭了蹭,随后他明显感觉到面前这个被蹭的家伙愣了愣。不知为何,他想要安慰面前的人。他伤心的样子一定很难看。这么想着,视线却渐渐变得狭窄起来,周围的世界开始变得模糊,然后他闭上了眼睛。
  “?!”金看着昏过去的家伙,慌张了起来。他当然不是笨蛋,所以他立马带着格瑞跑回了家——然后看见了在家到处翻找文件的秋。
  秋刚想开口问金去了哪里,随后就看见了他怀里的正昏迷着的小黑怪。他马上反应过来,倒是金先开了口:“姐姐,姐姐!你快帮我看看,它怎么了?!”秋盯着他看了一会,问道:“金,这只小黑……不,这只球是哪里来的?”金思考了一下,便把事情的全过程告诉秋了。秋听了很是诧异,因为书中的描写是,小黑怪的目的是破坏,附身,不会停下。可金并不懂这么多,所以他也理所当然地带了回来。而且根据金的描述来看,这只小黑怪就算开始有杀意,但他最后还是停下了——否则怎么会虚弱成这副样子。
  金还在苦苦哀求,他和秋都亲眼看见过父母的死亡,所以他知道死亡究竟意味着什么。秋有点心软,或许小黑怪并不都是坏的?她思考了一下,决定冒下险。就算这只小黑怪想要伤害金,她也可以将它净化。
  “……好吧。”秋让金在屋外等着,然后抱着格瑞独自进了房间。
  金在屋外默默等着,他相信自己的姐姐——因为他觉得姐姐很厉害,一定可以搞定的。果不其然,过了一会秋就带着醒了的格瑞走到了金的面前。金愣了愣,看着那只黑色的煤球没事——也许这并不礼貌,但金想不到更好的比喻了。秋看到金这么高兴,心中自然也比较舒畅。她说道:“我们就叫它「格瑞」吧。”金想着这比煤球好听多了,便答应了。
  “哦对了,姐。”
  “……?”
  “你今天怎么这么早回来啊?”
  “回来拿文件……天知道你为什么会抱个煤球回来。”
  格瑞:“……”

  半小时前。

  秋叹了口气,最终还是决定喂这只球一点东西。她掏出了自己的魔杖,轻轻地念了一串咒语,随后桌子上便出现了牛奶和面包。
  “还好当年学了一下怎么搞出魔法面包……小黑怪应该也能吃吧。”这么想着,便先将一部分魔力注入了小黑怪身体里。格瑞皱了皱眉头,然后慢慢地睁开了眼睛。
  “……?”他呆呆的看向秋。
  秋好气又好笑地看着他,说道:“是我把你治好的。带你回来的是我的弟弟,你应该感谢才对。”格瑞愣了愣,问道:“为什么我能听懂你说的话?”秋疑惑地看了他一眼,接着问:“你知道魔法吗……?”格瑞回想了一下,答:“知道,但黑魔王大人说地球人有很多是不会魔法的。”秋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戳了戳格瑞的额头,说:“既然如此,那你就当我是很少的那一部分吧。你叫什么?”格瑞下意识地往后退,他不喜欢和别人过多的肢体接触——金是个例外。但他突然发现这样似乎不太礼貌,便只好尴尬地看着秋,说道:“我叫格瑞。”
  秋思考了一下,便问:“我是秋……我的弟弟叫金。你为什么……”秋只觉得不可思议,她想听听格瑞怎么说——但正因为太惊讶了,所以她反倒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格瑞虽然思维有些简单,但毕竟不是蠢蛋。所以他自然想到了秋想问什么,在秋还没组织好语言前便回答了她:“我只是觉得他的眼睛很好看……仅此而已。”秋愣了愣,她终于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了。小黑怪虽然目的是破坏,但似乎不仅仅是这样。他们似乎也无法对美丽的事物下手。秋叹了口气,突然想起是自家弟弟带他回来的,歪着头问格瑞:“格瑞,你知道我弟弟为什么带你回来么?”
  格瑞思索了一下,他忽然想起之前察觉到了金眼中的一股孤单。虽然只是那么一瞬间,但他还是很敏感地捕捉到了。他反问秋:“你平时……”但他又意识到秋的身份,便停了下来,静静地看着秋。
  秋也懂他想说什么,于是接着说:“你既然知道为什么,那我可以请求你一件事吗。”格瑞微微一愣,说道:“原本就是你们救了我,这个……也算是我报答你们了吧。我知道你想做什么。”
  秋想做什么格瑞心理自然有数——既然秋都那么问了,那就证明她平时真的没时间,所以无法陪着金。金这么小,就算是邻居帮忙照看一下,秋也不会完全放心。万一他惹了麻烦怎么办?邻居很和蔼,所以他们八成不会说出来,因为金本来就是个人见人爱的小孩。他的笑很美,这一点格瑞也深深意识到了。
  ……什么,这么聪明的吗。秋稍微有点震惊,但同时也意识到这只小黑怪非同一般。
  秋看着他,说道:“那……你知道人类的日常生活是什么样子吗。”
  格瑞很乖巧地摇了摇头。
  “……”秋莫名想翻他一个白眼,但她又无可奈何。这货毕竟不是人类……但他答应自己陪着金,已经算是良心大发了。所以她甚至有点想感谢格瑞——他不觉得这个家伙会说谎,所以应该能知道金平时在家究竟有没有听话。而且格瑞应该能好好管住金,小黑怪的魔法虽说不上强势,但金甚至连魔法都没有。
  气氛渐渐有点尴尬。
  最后格瑞突然想起了什么,问道:“秋。金是不会魔法的对吧?”秋点了点头,随后格瑞继续说道:“那……他要怎么和我交流?”
  对耶。
  “我帮你施法……让你能听懂我们的话,怎样?”格瑞想了想,同意了。但他总觉得,秋会魔法这件事迟早会被金发现。尤其是现在,黑魔王也来了地球。不得不说,格瑞立的flag就没有一个没倒,但这是以后的事了。

  格瑞一脸冷漠地看着活蹦乱跳的金。

  他突然有那么一丢丢后悔答应了秋,跑过来照顾金。
  “……………………”金冲过来,想抱住格瑞,格瑞叹了口气,往后挪了一步,金就这么扑了个空。他用他那水灵灵的蓝色大眸子一脸委屈地看着格瑞,格瑞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有一种罪恶感。然而金也只是闹着玩罢了,过一会便恢复了原样。
  “格瑞,格瑞!”
  “?”
  金摸了摸他的后脑勺,他回想起了第一次见到格瑞的时候,格瑞明明听不懂他的话。“格瑞……我记得之前你明明不会说话的,怎么突然就会了?”格瑞也没想到这小兔崽子记得这么清楚,明明看起来是个大大咧咧的人,却这么细心。
  金看见格瑞明显地愣了愣,然后他说:“那是因为我之前饿到说不出话来了。”
  “……………………”
  “……………………”
  鬼才信嘞。
  但金并没有管那么多,他现在很高兴终于有了一个新朋友在家陪着他了,虽然姐姐万分嘱咐过千万不能让格瑞出去,除非她同意了。不过这个规矩后来就被打破了,因为秋后来不见了。

  那天金迷迷糊糊地从床上爬起,旁边躺着格瑞。不知道为什么,有天格瑞突然长出了手脚。小小的软软的……还有点凉。虽然说格瑞本来体温就很低。
  格瑞似乎正在等待金起来,他盯着天花板发着呆。金悄悄用手捂住了格瑞的眼睛。格瑞原本想下意识攻击,但马上意识到那是金,便只好用手将他的手扒下来。
  “……金。”格瑞的语气有些严肃,金立马坐起来,等着格瑞继续说。格瑞也知道金十分敏感,于是在他坐起来的时候便问道:“秋姐昨晚有没有和你说她不回来了?”金愣住,回道:“姐姐没和我说啊……她昨晚没回来?”格瑞每天早上都起得很早,所以他自然知道秋有没有回来。秋在平时,都会告诉金她晚上是否回来的。
  “…………”
  “…………”
  事实上,金已经在几天前知道了姐姐会魔法的事,以及格瑞的身份,黑魔王的事情。所以金很自然地担心了起来。他迅速地穿好衣服,吃完早餐。现在是夏天,所以金并不需要去学校上课。暑假是漫长且炎热的,但金平时窝在家里吹空调,所以也没有晒黑。他的皮肤天生就很白,再加上那一头金灿灿的头发,不知道的人以为天使下凡。

  格瑞拉住了金。
  他少见地皱了皱眉头,问道:“你知道秋姐在哪吗,就这么贸然出去寻找。更何况你还是个路痴。”格瑞的确不敢让金独自出去,因为上次金迷路害得他和秋姐找了整整一个下午,最后才在附近的一个公园找到他。他当时正琢磨到底往哪走,差点就往反方向去了,最后格瑞拉住了他。
  金当时回头,有些惊愕。因为格瑞当时被秋施了魔法,变成了人的模样。金并不认得这样的格瑞,但他仅仅靠格瑞那紫色的宝石般的眼睛就认出了他。倒不如说真正震惊的是格瑞。格瑞他没想到金这么快就认出了他。
  金却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格瑞你的头发好像芦荟!!!”少年爽朗的笑了起来,笑得那蓝色的眸子弯弯的像月亮似的。
  格瑞对此不想作出评价。

  金盯着格瑞,最后微微叹了口气——那是格瑞第一次看见金叹气。金不紧不慢地说:“格瑞我也不是小孩子了……而且我整个暑假都没有出去过了,要不你和我一起出去玩?”格瑞微微一愣,仔细一想的确有很久没有出去了。但格瑞不喜欢跑去闹市,秋虽然已经告诉他该如何变为人形,但他就是不想出去。
  他喜欢安静,而不是喧哗。
  但秋原本就拜托格瑞好好照顾金……若是不出去,金肯定也不会高兴罢。他叹了口气,于是金看见格瑞被一缕光包裹住,随后那缕光渐渐变粗变亮,最后消散。
  金看着他那标准芦荟头,笑了。
  格瑞看着他傻笑,叹了口气。他现在只想早去早回。

  “金?”格瑞一回头,发现金已不见踪影。他在那么一瞬间慌了神,不知该怎么办才好。早知道在出门前放个跟踪魔法了。格瑞懊悔不已,金八成是去找秋姐了。虽然不知道他到底会去哪,但格瑞觉得,他会出城。于是格瑞调转方向,跑到唯一的一条出城的路上。他不知道金究竟会往哪跑,也不知道该如何去找。但同时他觉得如果自己还站在这不动的话,找到金就变成了不可能。于是他随便找了个方向跑去。这一刻,他决定相信自己的直觉。他感觉金就在这个方向。

  夜幕悄然降临。

  格瑞大口喘着粗气,他已经跑了将近一小时,但又嫌跑起来太慢,于是飞到了现在。已经过去四五个小时了。
  格瑞在那么一瞬间有点想放弃,但他还是忍住了。得快点找到金,他想。现在越拖延金就越危险。夜晚的森林总是很危险的,格瑞心知肚明。森林里有野狗,有狼。金虽十五岁了,但面对这些犬类动物还是有些棘手的,更何况金出门前格瑞也没发现他带了武器……森林里的树枝攻击力比不上那群可怖的动物的牙。
  他突然看见一抹金色。
  “……金?!”他不禁叫出声,面前的人明显地愣了一下,随后僵硬地转过头:“诶,诶?!格瑞?!你怎么……”你怎么找到我的?
  面前的家伙明显地累坏了,全身上下湿透了。汗从头上流下来,格瑞抹掉差点进入眼睛的汗,松了一口气。金不知为何突然又开始心疼起格瑞来。他在走的时候的确想过格瑞会怎么样。但他知道格瑞能过得比他好,格瑞很优秀,他想。十分十分地优秀,比他优秀好几倍。所以格瑞来到他家后,金很多事都交给了格瑞。也正是因为这几年,格瑞也逐渐开始像「人」了。金有时候甚至会很自卑地想,如果姐姐的弟弟是格瑞的话,负担是不是要轻点。但格瑞每次都看出了他的心思,轻轻揉揉他的头以示安慰。金本来心眼就不大,所以每次没过一段时间就会拉着格瑞到处玩。格瑞每次都惯着金,因为他想去哪每次都会拉着格瑞,格瑞拗也拗不过。
  “格瑞……格瑞你没事吧……”金小心翼翼地问,他知道格瑞暂时没有生气。但是现在不会生气不代表等会不会生气。格瑞现在情绪有点不稳定,这一点他们两个都知道。格瑞努力平稳呼吸,但他眼睛突然有些湿润。于是他又一次想去抹眼睛。金觉得很抱歉,于是他往格瑞走去,然后伸出双手搂住格瑞的脖子死死抱住对方。“对不起……对不起……”金一遍遍地喊着,格瑞轻轻揉了揉金的头,他轻声说:“没事,没关系……我不怪你。”金忍不住,眼泪就这么落了下来。他知道孤独是什么味道,可他却丢下了格瑞直接走掉。格瑞本就不是人类,他虽然已经明白了要如何在人类世界生存,但情感难免有些欠缺。他有时候甚至连反语都听不出。
  他们就这么抱着,直到格瑞问道:“金,回去吧。明天我们一起去找秋姐。”金点了点头,头发蹭得格瑞的脖子有点痒。金笑了笑,他也没想到最后会和格瑞一起去旅行。

  “金,起床。”格瑞轻声喊了一句,同时伸出手使劲摇晃金。旁边的人只是轻轻地哼了几句,然后继续睡。格瑞沉默了一下,把金的被子一把掀起。金冷得直哆嗦,只好心不甘情不愿地爬起来,把他的衣服规规矩矩地穿好。
  格瑞无奈地叹了口气,金每天早上都会赖床,就算上学也毫无例外。但他没想到昨天还信誓旦旦地说要去找姐姐的金,今天却仍然躺在这里赖床……好像有所改变又好像没变。虽然赖床的时候很可爱……像个女孩子一样。
  格瑞被这个突如其来的想法给吓了一跳。
  他记得一开始叫金起床的时候自己甚至还觉得不耐烦,今天却觉得可爱了。他想了想,不知道这是什么,他第一次有这种感觉。他就觉得心脏突然一紧,仿佛有什么东西被击中似的,从中心慢慢开裂,分崩离析。

  「格瑞你知道吗,姐姐喜欢一个人哦。」面前的孩子眨着蓝色的眼睛,神秘兮兮地对格瑞说。
  「……?喜欢别人对于你们人类来说,不是很正常吗。你看,我也可以说,我喜欢你啊。」
  「哎呀不是那种喜欢啦。呃……怎么说呢,爱这个词你知道吧?」
  「知道。」
  「姐姐爱那个人啊。」
  「抱歉……我不觉得爱和喜欢有什么太大的差别。」
  金尴尬地笑了笑,然后转头去写作业了。

  格瑞突然想起金曾经和自己说过这些,那个时候他才刚刚来到这里。他什么都不懂,最后都是金和秋姐一步步教他的。但秋说关于情感这一方面,还要自己慢慢体会。于是乎,金每天都会找他吓浪,他也渐渐开始明白金的心思了。
  好像,明白爱是什么了。
  格瑞发着呆,金看见了之后,走到他面前举起手晃了两下:“格瑞?格瑞?你怎么了?在想什么?”格瑞回过神来,摇了摇头说:“没什么。”“诶——?”面前的家伙睁大蓝色的眼睛拉长了音调。“真的吗?”格瑞叹了口气:“真的。”
  还是先不要说吧,还不确定,到底是不是「爱」。
  金疑惑地看着他,不过他不打算追究下去。毕竟是格瑞啊。金这么想着,就算有问题格瑞也能很好地解决的。于是他继续整理他的行李。
  “……金,你在干什么。”格瑞看着金不断把东西塞进旅行箱里,不解地问道。
  “诶?不是要去找姐姐吗。”金回过头,手里却还在整理东西。
  “金……”格瑞苦恼地揉了揉额头,“你是不是忘记了我会魔法?直接传送不就行了吗。可是你这……大包小包就想睡觉要旅游……这是什么情况?”
  然而面前的家伙只是一拍脑袋:“对诶,格瑞我忘了。”说完他捂着自己的脑袋哀嚎:“啊好痛!!”格瑞立马上前察看情况,发现只是金不小心拍的力度大了点而已。于是他和往常一样,揉了揉金的头,无奈地说:“下次别打脑袋,会变傻的。你本来就很傻了,要是比笨蛋还笨要怎么办。”金不满地嘟了嘟嘴,但他什么也没说。格瑞看出来了,金的表情就是在诉苦:我不是笨蛋!然后他突然惊奇地看着格瑞:“格瑞你笑了?!”
  格瑞一摸嘴角,他的确笑了。嘴角翘起的弧度不是很大,但他仍然是笑了。金长大了嘴巴,然后拿手机拍了下来。
  “……?”格瑞不解,金为什么要给自己拍照。
  金傻笑着,说着格瑞笑起来真好看这样的话语。
  放屁,格瑞想,明明是你笑起来才好看,像太阳一样。

  格瑞警惕地看着面前的家伙。对方是……天使?
  然而在格瑞眼里只是字面意义上的天使,他一看见格瑞就冲过来,一剑砍过来顺带一个六级净化叠加差点就让格瑞灰飞烟灭。金及时地冲过来,毫不犹豫地推开了格瑞——格瑞不得不承认,金的反应速度确确实实比他要快几倍……但是他同时反拉过金,避免他也被伤害到——格瑞已经很久没有见到这群家伙了,几乎要忘记对方的魔法究竟对谁有效。
  两人重重地摔在地上。格瑞为了防止金摔到哪,将自己作为肉垫,然后顺手朝着对方甩了一个大冰块过去。格瑞不痛,他没有多大的感觉,倒是金开始着急了:“格瑞你还好吗?!有没有被伤到?!”格瑞摇摇头,倒是对面拿着剑的家伙开始疑惑了:“小黑怪也会保护别人吗?”格瑞不说话,金却愣住了:“诶,你知道格瑞是……”格瑞皱了皱眉,看着这个身边会莫名其妙闪星星的家伙……然而对方毫不在意,耸了耸肩:“不知道在下为什么要攻击他?不过这么说来……”面前的人眨了眨眼睛,呆毛一翘一翘的:“你知道他的身份了?那你为什么要跟他在一起?”
  金沉默了一下,一脸「你连这都看不出来?」的表情回答道:“因为我们是最好的朋友啊。”

  格瑞不知道为什么心突然一阵痛。

  “朋友?小黑怪不是专门负责收集能量给黑魔王的吗……现在攻击力都大幅上涨了。”他看着面前的银发少年,突然想到了什么:“你是……住在一个魔法使的家里吗?不然你是怎么做到变成人型的?”
  “是。”格瑞点了点头,倒是金开始嚷嚷了:“那个魔法使是我姐姐哦!我姐姐可厉害了!”“唔……你姐姐是谁?”金刚想开口,却被格瑞拉住了:“你真的要告诉他秋姐……?”金抬起手差点又往自己脑袋上一拍,却被格瑞拉住了。
  “再拍就真的傻了。”格瑞警告。
  “……格瑞你让我想起某个表情包。”
  “闭嘴。”格瑞翻了个白眼。
  “呃……”天使明明想说些什么,但他又停下了。格瑞看了他一眼,问:“你好歹告诉我你的名字吧,不然不礼貌。我叫格瑞。”格瑞皱着眉头紧盯着前面的这位天使。“你还懂得要讲礼貌啊……这个人类小家伙教会你不少嘛。安迷修。”金看了看格瑞,又看了看安迷修,随后举起他的手说:“我叫金!”安迷修“噗嗤”笑了出来:“真是个活泼的孩子……”随后他就发现格瑞一直在看着金。
  安迷修什么也没说,他看得出来这个少年对于格瑞的重要性——能改变小黑怪这么多,自然不是一般人。于是他想起了金说自己还有个姐姐,便问:“金……你说你还有个姐姐?”金愣了愣:“是啊,我姐姐叫秋。”格瑞警惕地看着安迷修,一言不发。
  “秋前辈?!”安迷修愣住,“秋前辈说过她有个弟弟……就是你吗?”
  金点了点头,眼里闪着星星:“那,安迷修,你知道我姐姐去哪了吗?”让他失望的是,安迷修摇了摇头。“在下只知道秋前辈去执行任务了……她还没回来么?”金一听,有些失望地低下了头。格瑞拍了拍他的背以示安慰。安迷修苦恼地挠了挠头:“秋前辈以前……就算有任务也不可能这么晚才回来啊?你们是在找她吗?”“嗯……不过现在没有一点头绪……”安迷修思考了一下,随后拿出一张雪白的宛如羽毛一般的纸,朝着它吹了一口气,纸突然一层一层裂开,飞向空中,就好像蒲公英。
  “这个羽毛,可以带回想要的信息……”安迷修解释道。
  “所以,一听到秋姐,你就不攻击我了?”格瑞微微歪着脑袋,看着安迷修。
  “毕竟秋前辈也教会在下很多……如果是她的话,就算是小黑怪也没问题吧。更何况……”安迷修看了看金,“我看的出来,你不想伤害金。”
  “……是吗。”格瑞垂下眼帘不去看他,安迷修也是个知趣的人,没有做过多纠缠。金开心地笑了笑,开心到想迅速抱住格瑞,于是他朝格瑞冲了过去。格瑞不躲也不闪,金就这么张开双臂,然后死死地抱住格瑞。抱紧后还满意地蹭了蹭。
  安迷修轻轻笑了笑,决定不在这里多逗留,起身准备离开。他拿着刚带回消息的白纸—尽管那上面的字已经密密麻麻得让人密集恐惧症出来了。
  金和安迷修挥了挥手,便找格瑞把纸上面的字读了一遍。金有些字不认识,在读了三行之后,这件严肃的事情就交给了格瑞。格瑞和他对视了三秒,随后认命似的,开始念给金听。金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随后和格瑞一起消化这张纸的信息。
  “诶……”

  格瑞看了看已经熟睡的金,又看了看窗户。已经是第十天了,除了安迷修带回来的那张纸以外,其他什么线索都没有。金倒是乐观得很,一回家往床上一扑,没几分钟就睡着了。可他睡不着,他担心金再这么找下去是不是会出事。黑魔王占领的地方越来越多,而金的搜索范围也开始进一步扩大。
  总有一天会被发现的。格瑞闭上眼睛,叹了口气。
  “咚……咚……”“……?!”是窗户发出的声音……?这么想着,格瑞看向了窗户。
  是凯莉。
  格瑞打开窗户,飞了出去,顺手再把窗户关上。凯莉看了看他,又看了看屋子里的人类,不紧有些好奇:“他和你什么关系?”“没什么关系。你找我有事?”凯莉不满地哼了几句:“切。本小姐只是看到你在这里所以就进来看看,谁知道你这家伙居然还这么不友好。格瑞,你变了啊。”
  “………………”
  “………………”
  “所以呢?你想,表达什么东西?”
  凯莉突然不怎么想和他讲话了。她觉得格瑞一点人情味都没有。格瑞倒是看出了她的心思,叹气道:“你大半夜来找我,我没说你扰民已经算不错了。”如果不是因为金睡得熟,不然你现在就会吵醒他。
  然而格瑞并没有说那一句。
  倒是凯莉皱起了眉:“你和一个人类孩子住在一起?你居然被人类收买了?我就说嘛,为什么你好像从来没有回来过。身为第二,你就不能干出点惊天动地的事吗?”格瑞冷淡地看了她一眼:“我想要做什么是我的自由,与你无关。”说完便又进屋了。凯莉不满地看着,她真是搞不懂第二的脑回路,但又没有办法。于是只好离开。
  但是凯莉接下来每过几天就会跑过来看看。
  “……”格瑞看了看窗户,闭上眼睛翻个身假装没有看到她。凯莉倒也没说什么,只是紧紧盯着金。格瑞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不想让凯莉看着金。于是他一抬手,窗帘就这么自动关闭了。凯莉好气又好笑地看着拉上窗帘的窗户。已经够了,她想,经过她这几天的观察,她怀疑格瑞恋爱了。不然谁会像一个人类似的,时时刻刻守着那个金色头发的。
  “有趣……”凯莉半眯着眼睛看着夜空,不知为什么特别想笑。格瑞是个面瘫她知道,谁都看得出来。问题是居然有人愿意和他说话?但她不得不说,格瑞的气场确实改变了,甚至在出来见凯莉的时候少了那一寸的冷漠。

  “格瑞早上好……!”金看着起床的格瑞,高兴地从厨房里端出三明治。他们吃的并不算很差,因为格瑞平时也会跑出去打工。格瑞并不是那种坐吃山空的人,而且金平时也要上学,所以出去打工成了他用来消遣的一个好方法。每次一进家门,金总会从他的房间里跑出来,想扑在格瑞身上。格瑞轻轻叹了口气,瞬间变为初始状态然后闪开。如果不是金及时刹住车了,不然他就这么撞到墙上了。
  我们的路,还长着呢。不急。格瑞想着,嘴角微微翘起,眼神如同那春季刚刚开始解冻的河流一般,冷淡里藏着温柔,令人觉得无比安心。
————————————end————————————
写了好久终于写完啦!如果有错字记得告诉我。没什么想说的,祝食用愉快。
(↑其实还是想要小红心和小蓝手的)

评论(3)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