才时白

求别日我lof。
不要和我有太过于亲密的动作不然我家那只炸毛了就不是受我所控制的了www
混刀男/凹凸/我英/弹丸论破/aph
吹爆我老婆→狛子
就这样w

【凹凸乙女】管你是什么花喜欢我就对了

*极度ooc,我都没脸看了(抱头)
*格瑞x你,其他人我正在写……
*和标题其实没啥关系。
*小学生文笔,雷者慎点,不适者点红叉叉手机端按返回即可,我不想撕逼。(瘫)
*以上ok?

  我一脸冷漠地看着空间里某个秀恩爱的。

  那人曾经是我的病友。

  我们俩一起在这间编号为11037的小房子内一起谈笑风生。

  ……………………

  呵,女人。

  瞧瞧——她又在空间里秀恩爱啦!大喊“嘉嘉我们今晚去哪里吃饭”,嘉德罗斯则是在几秒钟回复:“渣渣,你想去哪里我都会跟着你的。”合伙秀恩爱,好啊你们。嘉德罗斯你还是那个单纯的九岁儿童吗,为何要在空间里撒狗粮。

  有男朋友了不起啊。突然一阵委屈涌上心头。我也知道——我现在的状况好不到哪去。这令人窒息的病——在我还在看耽美小说的时候我就知道花吐症这玩意了。谁知道它突然就变成新的病毒了,我又恰恰运气不好,栽在这里。而且重点来了,我连我自己暗恋的是谁都不知道。这下可以说是很令人绝望了,如果我知道自己暗恋的对象是谁我也可以想好计谋套路对方让他亲自己对吧,说不定还能顺手撩到小哥哥。

  我是一个很乐观的人,但是乐观不一定代表我不怕死。我现在就算大笑着说:“没事我死不了的!”内心终究还是会产生恐惧。是啊,就算是再勇敢,就算是再高尚,也不可能不怕死的。我也知道人终究会死,只不过就要么重于泰山,要么轻于鸿毛。但我啥都还没做就得死,怎么会甘心。所以我看着手边的点滴,不知为何希望时间慢一点。我现在的生命延长靠的只有这药了啊。

  我张了张嘴,但忍不住咳嗽起来。然后我冷漠地看着手里的小雏菊。

  这该死的花吐症。

  突然就来了条短信。

【烈斩】:今天,好点了吗。

【妖娆,抚媚】:没事我好得很!!!

【烈斩】:你饿不饿,我现在在外面,要不给你带点吃的?

【妖娆,抚媚】:有点……带个蛋糕回来吧!要芒果味的!

【烈斩】:好。

【烈斩】:保护好嗓子。

  稍微有点开心,因为对方是格瑞。

  格瑞是我的高中同桌……也就是现在的同桌。虽然他平时很冷漠,但是在班上人气也算高。人长得不错而且还是个傲娇,同时又比较在意同学,这样的人可比我好上几倍啊。说起来……我已经有好久没有去学校啦,也不知道讲到哪来了。大概是如何使用元力技能啥啥啥的吧。但是……但是格瑞他其实和我说过要怎么使用元力技能,他在我生病的时候每天主动来帮我补课。效果超好,因为格瑞是全校第二啊。说起来也是奇葩,这个学校的第一是嘉德罗斯。重点不是他名字有多奇葩,而是人家只有九岁。

  我九岁的时候在干嘛?我记得是喜oo与灰xx。当时看他们相爱相杀不亦乐乎。如果我妈在这里,估计又要对比一番了吧,然后就说我成绩怎么怎么差。唉,别人家的孩子。:(

  格瑞速度很快,没一会就到了医院。他把东西放在床头,抽出课本,准备给我补课。我呆呆地看着他的脸,心想这人怎么这么帅,没想到对方实在被我这炙热的目光盯得受不了了,只好转过头来问我怎么了。我笑嘻嘻地看着他说:“没……你太帅……了嘛。”因为花吐症的缘故,我一说话就会吐出花瓣。一开始还好,只是吐出花瓣,现在倒直接吐出一朵完美的花了。他叹了口气看着我,说道:“别老看谁帅不帅了,你先想想自己暗恋的人是谁吧。”

  好机会,这种时候可以调戏格瑞啊。

  于是我笑着说:“嗯嗯,说不定……我喜欢……的就是……你啊。”

  感觉到他动作明显地一滞,然后他凑了过来。

  “真的吗?”他问。他的眼神似乎带着一种……期待的感情?

  我的脸刷的红了起来,慌忙摆摆手:“不是的啦!别,别靠这么近啊?!男女授受不亲你离我远点shdbfjfhdjsjdnd——”我已经慌张到连我说些都不知道了,但对方若有所思地点点头,然后坐在我病床旁边的椅子上。

  气氛有点尴尬啊。

  “格……格瑞?”我看着他一直盯着某一页看了二十分钟后小声提醒他,“我们……什么时候开始啊。”他回过神来,揉了揉额头说道:“现在就可以了。”

  然后他坐在我的床边,转头凑过来就这么直接地吻上了我的唇。

  “?!”停,停。说好的补课呢。怎么直接和我亲上了啊——我慌张地想要推开他,但他抓住我的手加深了这个吻。此时他微瞌着双眼,舌头轻轻撬开我的牙齿,霸道地掠夺我口内的空气,舌头掠过我口腔的每一处。我被他吻的脑袋有点发昏,真的是发昏。发昏的时候会说胡话对吧所以接下来的话你们千万别信。

  格瑞他问我喜欢谁。

  我脑子还没反应过来便说我喜欢你。

  然后我清醒过来了捂住了自己的嘴。

  ……………………

  格瑞似笑非笑地看着我,然后假装刚才什么事都没有一样拿出课本给我补习。但是总感觉他身边的气场变了……不过我的确感觉我的体力恢复了不少,不像之前那样只感觉到被掠夺了。而且我的喉咙也没有那种异物堵着的感觉了。之前这种感觉真的是让人窒息,就像恶魔扼住了你的喉咙一样。不过现在一想……这样的话这只恶魔不就是格瑞了吗。这么想着我看向格瑞,白色的头发……有时候带着一点点小孩子气的举动,还有那冷酷无情的表情。是有点像。

  这里说一下,我是之后才知道他还有特别特别强的占有欲,我还得变着法子来安慰他。你知道面对着一个天天吃醋的家伙是什么感觉吗?不,你们肯定不知道。都给我哭。

  第二天我就出院了。院长对我各种恭喜说我这个小傻子终于知道我喜欢谁了。讲个笑话,我是住了院之后才知道院长是我当年住隔壁的李大爷。他当年还给我亲亲抱抱举高高。嘘——别和格瑞说,我一直都没告诉他。免得他又吃醋,那我晚上就不好过了。

  早上凯莉笑着看向我:“你之前明明都不知道自己喜欢的是谁。怎么,开窍了?”我脸红地看向旁边,格瑞正在早读,感受到我的目光,他疑惑地看向我,然后就看见了凯莉地坏笑和脸红的我。于是他把我搂进怀里,亲了亲我的额头。

  凯莉:MMP。

  所以——空间里又多了两个秀恩爱的人。














  安迷修:我也想要一只公主。

—————————tbc.—————————
下次花吐是嘉德罗斯的……我也不知道啥时候会更hhh说不定就是个flag立在这里了。
顺便问问各位小天使……肠胃不好吃点什么比较好啊,我不想天天喝粥啊。(←不喜欢喝粥)
再顺便……求小红心小蓝手十分谢谢我知道你们最爱格瑞了——(哭)














(小声:但是就算这样他依然是我的)

评论(18)

热度(1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