才时白

求别日我lof。
不要和我有太过于亲密的动作不然我家那只炸毛了就不是受我所控制的了www
混刀男/凹凸/我英/弹丸论破/aph
吹爆我老婆→狛子
就这样w

【凹凸乙女】杀手公主和警察王子

  “那就约好了要一起长大、一起变强。”
  “嗯,就这么说定咯!”

  “救命!唔——呜————”
  “xx!!!!”

  那是我记忆中……永远也忘不了的画面。

*ooc注意!无刀!
*和标题没有半毛钱关系
*格瑞x你
*小学生文笔!写完之后我自己都不知道写了啥.png
*如有不适最好退出谢谢www
*以上ok?


  “……收到。”结束通话后我就快步回到了房间,打开终端看了看这次的目标。

  呵,刺杀敌方的某某队长……这种事情我也没少做啊。

  啊,不过这次的目标意外地养眼啊,不像其他人……要么就特别老,满脸皱纹,要么就特别胖,估计是什么高层人物。

  紫色的眼睛?我挠了挠头,总感觉在哪里见过……但又觉得不太可能。我从小就在这生活,我的父亲看透了人间冷暖后执意要把我培养成杀手,消除世间的所有污秽之人。几岁来到这的?我记不清了,有很多事情都被我忘了。但我记得,我第一次接受训练时,第一次杀人时,是如此的恐惧……我觉得我是个罪人,杀了人就是罪人。我有点……不理解我父亲了,因为他让我刺杀的人中也有看起来如此弱小的人……但后来我也麻木了,我感觉不到痛了。杀手不敢有太多的感情,一个不留神说不定就是你被他杀。

  等等……这头发是怎么回事?我忍不住噗嗤笑了一声。明明人长得挺帅,可是这像芦荟一般的头发却吸引了我。

  “什么啊这个头发……用了多少发胶,感觉会扎手哦。”我有点好笑地看着资料上的照片,也就这里能够让我放松一下紧绷的神经了。等到晚上我就不能分神了,队长会很难对付的吧。但是我怎么有些……期待呢……?

 

  夜晚总是悄然降临的。

  不像日出那样,即便是再远的地方,只要不是到处都是云,都能看见一个火球欢快着上台。它是跳着上台的,就像活泼的孩子。

  然而待我准备出门时,却接收到了新的消息。

  「敌方盯上我们了。你这次从下水道跑吧⊙ω⊙」

  「……少用颜表情」

  「我不!啊对了……你这次的目标就在附近那个旅馆里哦www很方便吧?= ̄ω ̄=」

  「……………………哦。」

  天知道我是造了什么孽,碰上个傻子上层。我下意识翻了个白眼,伸了个懒腰,再看了眼目标长相,就出发了。

  其实我一直觉得有些奇怪,因为这次的资料上并没有给出对方的名字。是在刻意隐瞒什么?算了吧,估计也和我没什么太大关系。

  组织是什么时候被盯上的来着?自从市里的各种部队换了一次新的后就一直盯着我们了。别问我怎么知道……这种事情多多少少还是得了解一下的。

  “啊——本来还打算今天补眠的。”我伸了个懒腰,打开下水道盖子就溜了下去。

  ……

  ………………

  好臭?!

  下意识皱起了眉头,毕竟太久没走过下水道了。我记得有人聊天的时候说他们学校厕所臭的人脑袋发昏……估计就是这个意思了吧。

  “我还是喜欢通风管道一点……”我叹了口气,却忽然听见脚步声。声音虽小,但是很清晰。似乎是往我这个方向走的。我左右看了看,然后迅速换了条路。我用不着担心组织会怎么样,因为我也是绕了很远才到了这里。如果对这边地下水道不熟悉的话就会迷路——组织就是看上这边无论从什么方面来看地形都十分复杂,而且这里又比较偏僻。

  等等……他停下来了?!我躲进拐角处,却忽然被人拽住。

  ………………

  完了要凉。

  我一脸惊恐地看着面前的人,表情也许扭曲的厉害,把面前的人差点吓到。所以说这个头发……果然之前是涂了发胶吗?!你看现在披着头发不挺那啥……挺好看的吗?!

  不对,不对……我在心里狠狠扇了自己一巴掌。为什么我一看到这人就莫名其妙放松起来了,明明身边的低气压是这么的……诡异。而且这个人……我怀疑他都没表情的。

  “啊哈哈大锅你好啊……”然而我面前的人皱起了眉……

  他很亲昵地掐了一下我的脸,

  “…………你怎么还是这么肥。”

  ……………………

  “你谁我认识你?!”我猛地甩开他的手往旁边跑去。卧槽他居然摸我的脸我……我居然有点开心?!

  然后我发现他追了上来……而且他似乎生气了。

  拜托虽然他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可他头上的青筋出卖了他。我也没想到这家伙居然追的这么紧,没一会就又拽住我的手然后把我摁在墙上。

  “跑什么,我又不会吃了你。”他看着我,面色似乎有所缓和,眼里的坚冰似乎也开始一点点融化殆尽。

  “…………万,万一呢。”我浑身在发抖,又一遍在心里狂骂自己。卧槽我怎么会这么怂了?!我就这么怕他吗?!不行,这样会死的。

  他却突然松了手。

  “……诶。”我愣愣地看着他,不知道他打着什么心思。但他紧盯着我,搞得我心里直发毛。

  “你是不是……不记得我了?”他轻轻地问我,我愣住了。我认识他?他看了看我的表情,轻叹一口气。“你……这次目标是谁。”

  ……哈?目标问我目标是谁?

  “是我对吧。”他指了指自己,我思考了一下,竟觉有些残忍。但我最后还是点了点头。

  “任务失败……会怎么样。”我摇了摇头:“我不知道。”我任务从来没失败过,所以自然也不明白究竟会怎么样。他眯着眼睛看了我一眼,又看了看表,然后拿起了刀。

  诶,等等?!怎么突然就……???

  我迅速地躲开了这一刀,掐了自己一把。天知道我今天怎么了,平时我明明见到目标就直接动刀子的,今天我居然下不了手。面前的人眼眸暗了暗,似乎是狠下心来对我说:“……打一场吧。”

  “……啧。”我不满地看着他,然后将手里的匕首朝他脑门丢去,拔腿就跑。回头看了一眼,他果然用刀挡住了,随后追了上来。

  我就知道。然后我笑了笑,从腰带上扯一个闪光弹往后扔,扔完我就扔了个烟雾弹然后跑进另一条路。

  呵,虽然这是我第一次战略性撤退,但也不至于像个弱鸡一样跑都跑不动。啊,也不知道……任务失败会怎么样。

 

  ………………………………………………

  f**k。

  等我回去之后才发现人都跑了,光留我一个人在屋里。楼下站满了警察,但他们似乎没抓到组织的人。这下糟糕了。我的房间桌上有张……血红色的令人作呕的纸条,上面就写着,这是我最后一次任务,我已经没什么用了。他们居然把我卖了,我有点生气,但是有苦说不出。

  啊,就这么凉了,有点……不开心。于是我又钻进了下水道,那人应该走了才对吧——跟踪对象都丢了。

  然而他就在那下面等我。举着他那把原谅色大刀。

  我下意识地往上爬,警察却似乎准备破门而入,而且差点就要成功了。

  ……凉凉月色为你思念成盒。

  他却突然拽住我的衣服直接把我拉了下来关上了下水道门。

  “等会躲那个拐角处去,我帮你搞定他们。”他又又又又一次叹了口气,把我往后面推。

  果然,那群警察打开了下水道门,这个队长也忽悠了他们。

  “那个……谢谢你救我啊你是个好人我先溜了。”他过来后,我面对着他,说完就准备往外跑。

  然后他又又又又一次拉住了我的手。

  “别走。”

  我被他带回家中,他也在一直和那群警察忽悠,说我是他女朋友,太担心他就过来找,还用了一个我明明没听说过却觉得熟悉的名字称呼我。自从我看到他的照片后就越来越奇怪了……但我还是尽力配合他。最后那群警察还是被我们忽悠过去了,可喜可贺。啊对了……他还和我说了我们小时候的事……和那个曾出现在我梦中的约定。我也知道了这家伙叫格瑞……名字也挺好听的哈。















  你问最后?杀手公主和他的警察王子在一起了啊☆

————————end.————————
我觉得我是个废人了嗝。
要期末考了……能更的时间越来越少了,有时间我就更咋样。(别抱有期望)
@雪纳洋葱 的点梗,上次at错了我的锅……
求别嫌弃,求小心心小手手——(你要脸不)

评论(9)

热度(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