才时白

求别日我lof。
不要和我有太过于亲密的动作不然我家那只炸毛了就不是受我所控制的了www
混刀男/凹凸/我英/弹丸论破/aph
吹爆我老婆→狛子
就这样w

【凹凸乙女】情人节就该发刀。

*ooc
*格瑞x你(我爱格瑞)
*小学生文笔
*不适请退出。
*以上ok?

go↓

  你是个抑郁症患者。

  不是特别严重,但是也在渐渐加重。

  直到你遇到了他。

  他是个不辞言笑的家伙。明明是个少年却凸显出不属于他的成熟,但是偏偏又没有任何违和感。个子算高,是个高中生,长着令人心动的紫木槿色的眼睛,银白色的头发被发带束起,就像涂了发胶一般,其实只是发质太硬。据说曾经被校门口检查的某个领导拦过,等到他把发带摘下来后全校的男生都差点被他掰弯——当然,这不关你的事,虽然你在场。

  你当时正好出院,这是你今年第一次来学校。即使是下半年了,但这并不能导致全班人不认识你了。老师选择将你和他安排在一起,一是让他监督你,以免你作出危险的动作,二是他的成绩很好,可以辅导你。

  虽然校方忘记了还有一个很烦的成绩第一天天来找他麻烦。

  不过你从来不介意。你介意又有什么用呢?嘉德罗斯就不会来找格瑞了吗?你介意了,就和没介意,是一样的。

  这就和世界上没有了你,地球也会一样转,是一样的。就算你死了,该生活的还是得生活,就算他们心存悲伤,不久后就会被各种喜悦代替。你这么想着,收回因为一直撑着而渐渐发麻的手,甩着手,微微叹了口气。

  格瑞轻轻揉了揉你的头。“又在想什么乱七八糟的事?”你转头看着他紫木槿色眼睛,刚准备说出口的话又被咽了回去。乖巧地摇了摇头,示意你没事,随后又将头转回去,继续装作埋头写作业的样子。你才不想将你的负面情绪传递给他。你知道的,格瑞绝对会和你一起复习思想品德课上的各种内容。格瑞看了看你,没有说什么。他当然知道你在想什么了,格瑞其实也很细腻,只不过你不想说,他就不会问。

  格瑞平时的习惯你也早就从其他同学口中得知了。他身为学校成绩第二的大佬,人长得帅,又正好是闷骚,和金关系也好,所以不论腐女还是青春期少女心萌发的少女各个都对他倍加关注。关于他平时的习惯什么的你就算不想知道也不行。不过你想来也奇怪,格瑞平时第二节课会下课去买牛奶,就算不去买第二节课也绝对会喝……你并不喜欢喝牛奶,那种粘粘腻腻的感觉和那股腥味……你怎么也无法下咽。所以你更加惊讶了,格瑞到底为什么会喜欢牛奶。

  不过格瑞最近并没有喝牛奶啊?你有些疑惑地看了他一眼,视线就正好这么对上了。格瑞疑惑地看着你,你转过头去,没有看他。他凑近你耳边,悄悄问了句:“怎么了?”

  “……格瑞,你最近怎么不喝牛奶啊?”你在经历过一番思想斗争后还是将头转回来,就这么整个人瘫在桌子上。他皱了皱眉,将你提了起来。“经常趴着对背不好,坐正。”你眨眨眼睛,倒没在意这么多,只是仍然问道:“格瑞你不是……最喜欢喝牛奶了吗?”他又一次叹了口气,直直看着你的眼睛反问了一个问题:“牛奶重要还是你重要?”你不得不承认你被他撩到了,原本还打算反驳他一句“牛奶都比我重要”,不过还是算了吧。也许格瑞只是真的认为,人命比牛奶重要,但你还是在你活下去的理由中加了一条。

  不为其他的,就为他,在分别之后再自杀也好。

  你在本子上这么写着,他无意间看到了这句。你抬起头疑惑地看着他,他摇了摇头让你不要在意,于是你没有看到他银白头发后那红红的耳尖。

  「是啊……是我的私心。就算是为了我也好,活下去吧。」十七岁的少年这么想着,看你的眼神也不可抑制地炽热了起来。




  你呆呆地坐在医院的椅子上,眼神空洞。

  让我们把时间的指针调到上午。

  今天的天气很好,原本老师就想让你帮帮忙去买些实验用品,大概也是因为你有了一个活下去的理由,你在其他人的眼里也越发活泼起来。格瑞在不久前向你告了白,由于你的父母长期不在家,于是格瑞便从宿舍搬了过来,和你同居,理由是为了时时刻刻保护你安全,怕你的抑郁症发作。你好没好格瑞自然心里有数,毕竟是所爱之人,当然会更走心。关于同居这件事你想也没想就同意了,能和格瑞在一起你当然会特别开心。正是因为你没好,所以格瑞才要求和你一起去的。于是就导致汽车失控时,格瑞一把推开了你。你一脸惊恐地看着被撞的格瑞,同时也惊恐地看着那辆车。车主很惊恐,一咬牙开车走了,好心的路人在一旁帮你大了120和110。人的大脑总是在特殊情况下记忆特别好,于是你记住了车主的样子,车牌的号码,帮你打电话的行人,同时还有马路上的血,他昏迷的样子。

  散乱的白发此时被染上血腥的红色,血液顺着他的头部就这么流了下来。曾经让你如痴如醉的紫木槿颜色的双目紧闭,眉头皱着很痛苦的样子。嘴巴微微张开,那刺眼的红色同时也不甘示弱地染红他的嘴唇,宛如刚吸过血的吸血鬼。

  此时的世界,没有110与120的警笛,没有吵闹的行人,只剩站着的你,和倒下的他。你近乎崩溃的,跪在了他的身边,哭得撕心裂肺,就像被全世界抛弃的孩子一般。


  “咔嗒。”(别问我什么鬼拟声词)

  门的声音迫使你从那令你绝望的回忆中醒来。你下意识站起来,十分急切地看着医生。医生见过你,他知道你的抑郁症,同时也是他帮你找到了你的主治医生。看你这么着急便在想该怎么组织语言才不会刺激到你。你看着他,内心竟然变得平静了。“医生,你说吧,没事。”你深吸一口气,做好心理准备,就这么直直看着他。医生点了点头,开口:“人是救过来了,他的伤并不严重,就和你之前说的,重点在于脑部。”他顿了顿,似乎是想让你消化一下,接着说,“他明显有轻微脑震荡,虽然不至于导致他成为植物人,但他很有可能失忆。但这个失忆的范围我们就不能确定了,有可能忘了某一件事,也有可能什么都忘了……或者是,只忘记一个人。所以你进去只后就真的要做好心理准备了,也许不经意间,他就伤了你的心。我劝你,最好带上你的药,稳定情绪。明白了吗?”你点点头,没有说话。

  你当然知道他对于你来说到底是什么,所以就算情况再糟,你也得先看一眼。于是你站在了眼前的这扇门,格瑞刚刚做完手术,还很虚弱,医生也嘱咐过你了,你不能受刺激的同时,格瑞也不能受刺激。

  其实能刺激到你的,也没有多少。无非就是关于他的。

  毕竟,你是因为他而活着的。

  你一咬牙,一拧把手,推门而入。尽管声音并不大,但他还是转过头来看着你。你手里正端着温热的牛奶,这是你特意为他热的,因为你知道他喜欢喝牛奶。看着你进来将牛奶放在床旁边的桌子上,格瑞明显皱了皱眉头,这也不能逃脱你的眼睛。你刚要开口问他是不是不喜欢的时候,他却早一步问道:

  “请问你是谁?”

  语气冷漠,如同对待外人一样的寒气逼人。他曾经的温暖目光还刻在你的脑海中,此时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你勉强扯出一个笑容,回答道:“你的朋友。听说你出事了过来看看你。”说完你就打算离开。格瑞并没有拦住你,你仍然能感受到那冰冷的目光,直到你关上了门后才消失不见。但你知道,你怎么会不知道呢?他不记得你了。

  他冰冷的目光已经,深深刺进你的心了。

  你终于没有活着的理由了,同时也有一个可以去死的理由了。

  你明显感觉到你的情感波动很剧烈,于是你将随身带着的药吃了,试图能够让自己冷静一点。可是没有用啊。胸口剧烈的疼痛一阵又一阵,将你淹没。你无力地在大街上走着,双目没有焦距,漫无目的地看着脚下的路。

  你听到了水流声。


  格瑞觉得自己的胸口很闷,他总觉得忘记了什么很重要的,重要到影响他一生的人。那是在你走后,他才渐渐有的感觉。

  他明明什么都没忘,但他又知道,记忆中模模糊糊有个人影,安静地坐在他旁边。明明两个人什么都没说,但是都能互相猜出对方的心思。

  没关系的,过几天就可以出院了。他想着,等到出院,他就知道,那忘记的重要的人,到底是谁了。

  他不知道的是,你在今天已经彻底失去了活着的信念,你将格瑞所在的医院和你的告别发给了老师,随后纵身一跃,跳入冰冷的江中。

  原本还下意识挣扎了几下,过后便放任自己就此沉入江中,什么都没去想了。似乎是死前的走马观花,你看到了和他的一切,化作了泡沫,渐渐消失在水中。

  你已经等不到格瑞想起来的那一天了。

  再见格瑞。

  祝你幸福。
——————end.——————
我终于写刀了(明明一点都不像刀)
完全没写出抑郁症那种感觉!!我果然是个渣渣。
群里有人说失忆加抑郁不虐,看来是真的(。)
不知道大家听到情人节语音没有,这篇文我就是听着格瑞语音写完的(。)
车还在开,路上有点堵……

评论(8)

热度(1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