才时白

求别日我lof。
不要和我有太过于亲密的动作不然我家那只炸毛了就不是受我所控制的了www
混刀男/凹凸/我英/弹丸论破/aph
吹爆我老婆→狛子
就这样w

【凹凸乙女】水之语

*ooc剧毒,内容和标题画风完全不一样。
*雷狮/安哥x你,魔女paro,与格瑞篇罗斯篇同是点梗文只是我懒所以分开更了
*小学生文笔
*不适者请及时退出
*以上ok?

go↓
——————————
雷狮

  你对于养孩子这件事是不赞同的。尤其是你在看到电视上面小屁孩瞎几吧闹的时候更加坚定了这个想法。你觉得你现在风华正茂,好好的时间不用来练习魔法真的是浪费了。但最近你听说海上有一个幽灵——是以前的沉船里的幽灵。身为魔女你果然还是对超自然事件比较感兴趣,因为你又可以见到「同类」了,多好。

  你家离海边比较远,主要是因为你对于什么日出啊日落啊已经见怪不怪了,更何况晚上的波浪声令你睡不着觉,主要就是烦。你的睡眠本身就不好,说不定还会有奇奇怪怪的小鬼来打扰你。比如上一次就有一只螃蟹千辛万苦从海边跑到你家来找你帮忙救救她妈,你想着平时也吃过不少螃蟹了万一螃蟹们都生病了以后就没东西吃了,于是心不甘情不愿的跟着她去了。而且这只螃蟹还特别吵,你甚至怀疑她是不是叫醒了整个海滩才知道有你这个魔女的。

  有人问过你为什么不开屏障——是因为你没有意识的时候魔法根本就不会维持。

  好吧真的是这样。在你看见海滩上全tm是动物的时候你的内心是崩溃的,从此以后你就决定大半夜死也不会在海滩边睡觉了。虽然平时也不会有哪个神经病来海滩边睡觉。

  在你手上的钟表刚刚指向正午的时候你才到达沙滩上。不知是不是因为沙子里有硅元素的存在,反射的太阳光都快将你刺瞎。但这些对于你来说是小问题——你拿出魔杖往自己脑袋上一敲,不仅不怕热不怕刺眼了一瞬间连力气都大了不少。这魔咒是你从上古魔法书上找到的。虽然很耗费魔力,但是如果能找到什么的话你还是觉得挺值的。

  虽然最后就算你变出了一辆舰艇在海上到处浪都没有找到任何东西。

  啧。你稍微有点烦躁,却突然发现你无法辨别方向了。太阳还是那么刺眼,阳光照射在不怎么平静的海面上,一切是那么得正常。

  但,太安静了。

  一路上时不时传过来的鸟叫声也不见了——你终于发觉,中了那只幽灵的圈套了。虽然是你不请自来。你原本想着不可能,只因幽灵大部分不会在白天出来。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们早就不怕阳光了。甚至还有些一靠近你不是凉凉的,而是暖乎乎的。

  “喂。那个女人。来了就别想出去了。”一个小孩的声音从我脚下的位置传来,可我不怕。我好歹修为也不少,为何要怕?

  “小屁孩你别玩了出来出来。”

  “弱鸡你叫谁小屁孩!”你察觉到他生气了更开心的笑了出来:“哈哈哈哈这么容易生气不是小屁孩是什么?”

  “弱鸡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我一个闪电放出来你保证变成炭烧肉。”

  “哦。”冷漠地变出了一套橡胶服。你也感觉到他微微一愣,也许是因为发现这次是个魔女跑进他的地盘了吧。在经过短暂的沉默后对方终于忍无可忍,抡起他的锤子就过来打你。你及时察觉到他的存在一个旋转就躲开了他的锤子顺便被他的头巾糊了一脸。

  淦。这头巾打起来怎么这么响。你听到对方发出愉悦的笑声。

  “疼不疼啊,魔女。”笑得张扬又可爱,你第一次对一个孩子产生了好感——而且还是幽灵。他朝你伸出了手,你疑惑地看了他一眼。

  “我,雷狮,海盗。”你原本还以为他是想和你交朋友,这会才明白她是要抢你东西。“否则就别想回去了。魔女。”你无语地看着他,内心想着这小屁孩为什么这么直接,一丝犹豫都不带的。

  “那你想要啥。我给你变。你说你一小屁孩干嘛要出来当海盗,看吧看吧这下变幽灵了吧。”你满脸无所谓地看着他,反正在你眼里没什么事情是魔法解决不了的。

  “哦?是吗。那我想要你,如何。”他没回答你后面的问题,满脸笑意的抓住了你的手。

  你点了点头,把他抱回了家——海边的家。
————————
在看安哥之前我说一下为什么是海边的家……
雷狮海盗团其实还是雷狮海盗团,依旧是那四个人。雷狮都变成幽灵了我想你们应该看得出来了吧……
就,沉船。四个人全都死了。其他三个人不知道飘到什么地方了,但雷狮最在意的其实是卡米尔,他也知道卡米尔会来找他的。
所以可爱的魔女小姐最后决定陪他一起在海边守着,雷狮为了不妨碍他她睡眠所以就会开结界。大半夜的事都是雷狮来解决的。总之就,睡眠好了不少的那种意思。
↑不好接了所以放这里,大家就意思意思看一下吧。
雷狮:醒醒是我要你。
————————
安迷修

  你无聊地走在集市里,看着路上长相在你眼里几乎一样的人和动物。

  是的,你有脸盲。除了看得出物种以外其他什么都看不出来。他们的脸,在你的眼里是零差别的。你只能依靠体型,声音,和其他的因素来分清面前的人究竟是谁。当然,你也可以通过魔法获取记忆。之前你跑去医院里,医生表示你的症状和其他人不一样,因为你就算是在游戏里也依然患有脸盲,经常不管对方是不是队友先打一顿再说。正因为这个原因,所以他也无法帮你确诊。你也早已习惯了,反正你也照样认得清。

  据说今晚会有一件稀世珍宝拍卖,出于好奇你也跑过来凑热闹了。有热闹不凑?笑话,不凑热闹怎么锻炼你的辨认人物问题。虽然其实也没有太大关系。还好你没有色盲,突然感慨道。不然连人可能都很难分清了。毕竟有很多人穿衣风格很相似。

  离拍卖还有一段时间,你打算先在这附近看看。你戴上帽子不愿被别人认出,因为被认出了相当于要打招呼,要打招呼相当于你还得搞清楚他是谁。你可没有闲心来做这个事。在你眼里,时间是很宝贵的,即使你不会老去,但说不定下一秒就死了呢——不老魔咒仅仅是保持你的容颜罢了,这不能让你不死。世界上没有不死的生物,就如同中国古话所说的——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

  看的书多了,你的知识面自然很广。这集市里的东西你差不多都在书上看到过,虽说是能一遍就能够将它认出来,但难免还是会觉得比平面上的照片好看多了。文笔好的说不定会写出来,但那也得需要发挥你的想象,与现实中的总会有些差别。这也是你来集市的另一个原因,就是为了能够看到这些东西。眼见为实,岂不更好?

  “那么,现在就有请我们的稀世珍宝——”台上的主持人突然两眼放光兴趣高涨,不知是因为稀世珍宝很美还是因为有钱可赚了。两名牛头人把一个盖着红色幕布的巨大方形箱子拿了上来,轻轻放下后退了下去。嚯,这么小心,易碎?

  “那么,就在我们倒数三秒后,揭开幕布吧!”

  “3!”

  “2!”

  “1!”

  幕布刷的被掀开。在看到原来是个水族箱的时候一瞬间有些失望——你是分不清生物的脸的。你能分清物种不是因为其他的原因,而是因为他们之间的特点十分显著。动物世界什么的你可不是白看的。

  所以在看清那是个什么的时候,你明显愣了一下。精致的五官,透露出忧伤哀怨的翡翠色双眸,随着水上下飘动的头发,尽管看起来有些扎手,但这并不能突出他的性格。你觉得他是柔和的,他也不在水箱里头乱动。他看了一眼台下的人们,随后又背对着他们,包括你。你突然下定了决心,一定要把这小子带回去。反正你有足够多的钱,有什么好慌张的。

  更何况……这是你第一个,能够看清脸的人。虽然也不算人啦。

  “叫啥。”

  “安……安迷修。”水族箱里的人鱼明显有些害怕,你噗地笑了出来。他愣愣地看着你,不知道你在笑什么。

  “安迷修,你很怕我吗。你是不是觉得,我很坏啊?”

  “在下,在下并不觉得小姐是坏人……否则就不会一带在下回来就问在下饿不饿冬天要不要加衣服……但是,但是小姐你不要拿这个保温管进来。身为一只人鱼……我其实是不怕水有多凉的。”

  ………………

  “哦。”你尴尬地挠了挠脑袋。养人鱼这种事对于你来说还是第一次。

  “小姐为什么会把在下买回来呢?小姐是有脸盲症吧。集市里那么多生物,就算说是做好事也不太可能吧……”安迷修两只手撑在玻璃上,脸稍微有点凑近,就这么盯着你。

  “你怎么知道我有脸盲症的?”你疑惑地看向他,两只手贴在玻璃的另一头。

  “刚刚主持人叫小姐去拿必需品的时候,小姐看着几个体型一样衣着一样的人愣了好久,最后还是在下小声提醒小姐的。”

  “什么,你这么聪明啊。”你惊奇地看着他。

  “小姐,在下虽然不擅长用脑子,但也不是很笨吧……”

  “安迷修你知道吗,你是我第一个能看清脸的家伙……你对于我来说是特殊的,我不擅长用什么比喻啊什么一生一世啊。但你只要记住,这就是你家,我就是你的家人。”

——————end.——————
昨晚突然睡着了我……我……对不起。(鞠躬)
发现都是和水有关的emm于是放在一起更了,但是两篇没有任何联系hhh。
说起来你们有没有人在b服玩楚留香的,我这边刚搞了一个帮派名字叫格瑞(……),快没钱了orz。招人哭唧唧。
撞蔡师兄他怎么都不生气,怎么回事……难道——(住脑)
祝食用愉快w

评论(7)

热度(1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