才时白

求别日我lof。
不要和我有太过于亲密的动作不然我家那只炸毛了就不是受我所控制的了www
混刀男/凹凸/我英/弹丸论破/aph
吹爆我老婆→狛子
就这样w

【凹凸乙女】来自不会取题目的凝视(……)

*ooc
*兽人,狼瑞/鹦鹉瑞(。)/虎嘉x你
*点梗文 @穆安今天产粮了吗
*小学生文笔
*不适者请及时退出
*以上ok?

go↓
——————
【狼瑞】

  你失眠了。

  你其实很难失眠,从小到大就算是喝了咖啡也不可能会失眠,而且会睡得和只猪一样死。天打雷不动的那种。所以你怀疑会有什么事情发生——小说或者是电视剧都是这么个套路,每当有不一样的事情发生的时候主角的第六感总是莫名其妙就出了作用。谁管你是不是主角,反正你是睡不着了,闲的无聊没事干。于是你跑到了阳台上看星星。

  恩……?等等,月亮是圆的?

  你掰着手指仔细数了数,发现不对劲的地方。倒不是因为月亮圆——总有那么几天月亮会是圆的,但今天日子好像不太对?现在不是才月初吗?

  你跑到格瑞房门口,想把他叫起来看看是不是自己眼瞎了,结果敲了门就后悔了。格瑞说不定已经睡了,这么贸然打扰他是不是不太好?但是既然敲都敲了,哪里还有理由再跑回去?罪恶感会加深的。但你等了大概五分钟格瑞都没有来开门。怎么可能?格瑞和你恰恰相反,稍微有一点风吹草动他都会起来。而且……你敲的很大声。

  不会是生气了吧?!你刚想拧开门把手,大门就被打开了,几个身穿英国贵族服装的,全身上下散发着贵族气息高大男人跑了进来。你有点惊讶,差点以为是什么来自草丛里的几个大汉……个个都是红眸尖牙,你一瞬间便反应过来这是啥玩意儿了。吸血鬼。

  不是,现在都这么刺激的吗?!吸血鬼都出来了?!

  然后他们对着你说了句听不懂的话。

  ……………………

  ………………………………………………

  “啥。”

  这不怪你,你是真听不懂,不是智商问题。格瑞事后是这么说的。

  但是就算其他的听不懂,你也明显听出其中一个单词——似乎是格瑞的名字?来找格瑞的?不行,如果没有格瑞那你怎么活。家里有百分之九十九的家务活是格瑞负责的,没有格瑞帮忙你会死的。虽然不知道他们是来找格瑞干嘛的,但你就是有不好的预感。超自然生物就是惹不得惹不得。

  领头人……啊不鬼。明显有点不满,叫了两个手下过来准备对你动手。身为格瑞的女人你怎么能认输?!

  于是你扑通一声跪了下来。

  你觉得活着重要多了。骨气?那是个啥,能吃吗。

  然后那两人……鬼。那两个鬼就这么被狼爪子踢飞了。

  不是我家是不是风水不好怎么连狼都来……

  了。

  ……………………

  得。格瑞你原来是这样的人。啊呸,狼。这么硬的毛发不是你是谁?!你看头带都还在上面!!!一瞬间你甚至连脏话都差点出口了。哦f**k,当你知道你管家兼老师兼男朋友兼保姆是个狼人的时候你还能淡定才有鬼了。其他人可能会怕,你忒么只想表演一个素质十二连。连说不停顿的那种。啊,虽然做不到就是了。

  格瑞似乎是感受到你怨念的眼神,回过头抱歉地看了你一眼。你承认你是挺喜欢狼的,猫猫狗狗还有鸟,各种各样的都喜欢。更何况这是你男朋友啊,你当然会放过他。但现在重点不是这个。你看了看闯进来的吸血鬼,他们一看到格瑞瞬间就警惕起来,也许真的是有仇吧?你记得书上说过了,狼人和吸血鬼关系并不好。当初看到的时候你可没有在意这个,你以为一看就是配角的自己一辈子都不肯能撞上这种超自然生物。

  格瑞皱了皱眉,拉着你往他身后站。他原本力气就大,现在力气更大了。拽着你的那只手勒的你有点疼,你“嘶”了一声。格瑞听到你的声音稍微放松了一点,但还是保持着警惕。可能格瑞原本是打的过的,但有你在,他就不敢轻举妄动了,生怕伤着你。

  他知道的,你怕什么,喜欢什么。他都知道。所以他怕这群吸血鬼会伤害你,给你带来疼痛,或者使你转变——他不会伤害你,但你自己就不知道了。也许会自杀。你喜欢阳光,吸血鬼这种阴暗的生物的确不适合你。你怕疼,就算不会被转变,但如果受了伤你就会掉眼泪,那是他不希望看到的。

  也许你会乐观地活下去。但那又怎么样?心中怨恨不消,就会变得和当年的他一样——说不定乐观不久他就再也看不见你那令他心动的笑容了。当初就是因为他看到你的笑容最后才没有完完全全被仇恨侵蚀,理智在看见你的一瞬间悄然回归。最后他用了许多方法找到灭族凶手。期间你也帮了不少的忙。

  这样乐观的你,这样开朗的你,怎么可以被吸血鬼所控制?不行。绝对不行。格瑞想着想着,摇了摇头。

  必须得速战速决了。

  “你……别动!!!”你皱着眉看着明明受伤但却完全不在意的格瑞。后者只是挑了挑眉,没说什么。上一分钟还特别凶的、用爪子活生生撕裂吸血鬼的他,下一秒就乖顺的和个小孩子似的,任由你帮他包扎。他还舒服得眯起了眼……难道不疼吗?这么想着,你的脸上的乌云越发的浓密起来。

  “笨蛋,别瞎担心。”格瑞有点好笑地看着你,抬手想揉揉你的头,却被你一巴掌呼下去。你翻着白眼把他捆起来丢床上盖好被子,生怕他下一秒就冲出去到处抓些什么……狼人不都这样吗?格瑞躺在被窝里乖巧地看着你,顺便还往旁边挪了挪,想让你和他一起睡。

  你看着他尖锐的爪子,果断跑去你自己床上摊着。虽说格瑞的睡姿你很放心,但你自己就不放心自己了。万一一个不小心,滚到他那边,爪子刺到自己,那就凉了。

  所以今晚的格瑞依然没能和女朋友一起睡。隔壁的雷狮发出冰冷的嘲笑。

  【鹦鹉瑞(。)】

  由于父母长期在外打工,你一直都住在外公家,很无聊。毕竟有代沟啊,那该怎么交流?和外公讨论同人?不不不我可不敢。没这个胆。慢悠悠地跑到家问能不能养仓鼠,得到外公外婆的一致回答:“养什么养,玩物丧志。”就很气。于是你趁着过年跑到你妈那里问,你妈怕老鼠。你觉得你感受到了来自世界的恶意。但是,你没有就此放弃。让你爸陪你到花鸟市场买了盆多肉,提前步入养老生活。回家乡后大清早第一件事就是乖乖把多肉丢阳台上,晚上回来吃饭的时候再收回屋里——万恶的老鼠,连多肉都不放过。

  然而等到清明节你爸已经坐上火车的时候,你妈突然给你发了微信:“有只鹦鹉跑家里来了。你爸已经上车了。”

  ……………………

  这到底是人性的泯灭还是道德的沦丧。

  我不就想养个动物吗何必这么折磨我,折磨我就算了还他妈的诱惑我。你妈笑着说没事你暑假上来看反手就给你发了个视频。你很气,但是又气不过。于是你妈很愉快地每天都发视频给你——主角是一只绿色的鹦鹉,看起来还是个幼崽,很小。站在你家店的工作太下面,闭着眼睛,站着不动,好像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似乎……羽毛质感有点硬,毛有点微微翘起。羽毛上有白色和黑色的纹路,整个颜色搭配毫无违和感。

  你妈说,这只鸟只要一有人在他就不动了,你如果不碰他他就不鸟你,完完全全没有一副“我好怕怕呀你别吃我的”样子。平时也没叫过,也许有,但也听不见。墙壁隔音效果挺好的。其实你妈养他不仅是因为她在网上搜出鹦鹉进家门是好运,而是发现这鹦鹉还有一个略为神奇的功能……

  你妈:我告诉你,他能抓老鼠。

  …………????啥。这是什么操作。抓老鼠的鹦鹉幼崽???

  那我以前读到鸟妈妈喂宝宝是什么情况,难道喂得都是不长毛的嘛?

  抓老鼠的不是猫头鹰吗?虽然鹦鹉抓老鼠大概也有可能……吧?

  你妈:唯一可惜的就是他不吃老鼠,一大早开门看到地上老鼠……我觉得好恶心,以后还是丢回家养着吧。白天可以带店里来。

  ……妈,你确定不是老鼠想咬他然后被他反杀吗。你忘记你店里老鼠是有多么凶悍了吗。但是这战斗力也令你着实吃鸡,一瞬间脑子里自动浮现各种SCP的资料。

  但是出于自身需要,你决定还是在暑假的时候跑去看一下好了。

  真的只是看一下。真的。

  “妈,咱家到底飞进几只鹦鹉。”你看着笼子里一胖一瘦两只鹦鹉,不知道该说什么。你妈淡定答:“两只好养活。所以买了一只。”

  行啊有理有据。你开心就好。这么想着,你将你万恶的爪子伸向了那只印象特别深刻的,比较瘦的鹦鹉。对方跳了几下躲开并啄了啄你的手。但是不疼,只是有点痒而已。你妈疑惑地看了你一眼:“奇怪,他之前啄我可用力了。”

  “那一定是你长相太吓人了。吃藕吧你。”

  “那你长得可真漂亮。”

  “谢谢您的夸奖。”

  “……你是怎么做到跟着我回来的。”你看了眼书桌上的绿色鹦鹉,无语了起来。你妈感觉很窒息地站在旁边。你们俩就这么看着鹦鹉,鹦鹉也这样看着你们。一瞬间你们只有一个想法:可能是成精了吧。但是成精之后不是一般会说话吗?你看见他歪着头用嘴梳理了一下自己的羽毛,便没有其他动作了。

  “……妈,你给他起名字没。”

  “没。本来打算让你在南o起,但又怕你起的乱七八糟,然后就忘了。没想到这家伙居然跟你回邵o了。”

  “……那就叫青草蛋糕吧。”

  “啥玩意儿。”

  青草蛋糕不满地看了你一眼,然后继续梳毛。整个过程一秒都不到。

  “……”

  “……听我的,别用这个名字。我觉得他对你的好感都下降了。他可能真的成精了。”你妈皱了皱眉,郑重其事道。你点了点头,心里默默把「青草蛋糕」这个名字划掉。虽然你觉得这么生动形象的名字划掉有点可惜,但你还是打算为你们的友谊着想。

  “……!谁?唔……”大半夜你感觉到有什么东西压在你的身上,压的你喘不过气来。身上的家伙看见你醒了,眯了眯眼,将你的嘴捂上。他不紧不慢地俯下身在你耳边用一种让你的心小鹿乱撞的语气说道:“听好了,我叫格瑞。”

  “别再叫我什么青草蛋糕。”

  “否则的话……”手慢慢移到下方,用力一压。

  “!”由于某个地方被压导致你感觉很羞耻,双腿乱蹬着却被他压了下去。力气很大,明明是只幼崽却比你高出不少。借着月光你看清他的模样,是那种会令你发狂的帅气脸庞……发狂是以前的心理反应,自从你知道你们学校没几个长得帅的人之后这个反应就被消磨掉了。你看着面对着你的人眯了眯眼,嘴唇轻启。

  “我想你,应该懂。”

  手从你嘴上移开,亲了下去。他的气息扑面而来。带着点淡淡的牛奶味。双手搂住你的腰,你被迫接受着他饱含着侵略意味的吻。你的气息紊乱起来,双手不自觉地搂住他的脖子,由于嘴中的空气被夺走而不断地发出哼声。可格瑞仍然没有停的意思,他的舌头不断在你口腔内游走,带着你的舌一起共舞。

  良久——在你实在喘不过气的时候,他终于放开了你。这时候你的意识已经有点涣散,眼睛仿佛蒙上了一层水雾,令他耳尖瞬间变红,就像有什么在烧似的。他别过头,用手扶上你的眼睛:“睡吧。”你本来就有点困,再这么一折腾,更困了。于是你乖乖闭上了眼睛,没过一会就睡着了。恍惚中你似乎听到一声叹气,好像对方还说了什么……

  “……笨蛋。”

【虎嘉】

  你是一只猫妖。刚修炼可以化成人的那种——但你并不想变成人。在二十一世纪……有什么是比休息更舒服的呢?现在太阳暖乎乎的,你可不介意趴着多晒会太阳。然而城市里太吵,你挠挠脑袋表示想活的清净一点,于是一路狂奔跑到宁静的森林。这片森林你熟悉的很,没一会就找到了森林中心的那片草地,放松全身,软绵绵地趴了下去。

  嘉德罗斯眯着眼寻找猎物。原本以为这片森林里会碰到格瑞的,没想到连个毛都没有。他不满地哼了几句,在路过草地的时候发现你了。然后就在这个时候,他的肚子十分配合地叫了起来。

  “……”

  算了,虽然是个渣渣,勉强能吃。嘉德罗斯不屑地看了你一眼,然后慢慢靠近。你听见声响迷迷糊糊地抬起头伸了个懒腰,再迷迷糊糊地看着正在靠近的嘉德罗斯。

  嘉德罗斯觉得自己心上中了一箭。莫名其妙的。于是他停了下来,坐在不远处上下打量着你。你刚醒,脑袋里此时仍然是一片混沌。发现对方没有动作之后你就着“没有打扰我睡觉的都是好猫”地原则,趴下来继续睡。尾巴一开始还转了几个圈,随着时间的推移摆动的幅度越来越小。

  嘉德罗斯在确定你不会醒的情况下尽量放轻脚步。或许这件事对于其他人来说也许挺容易的,但对于嘉德罗斯就比较困难了。他原本就不是一个会特别小心翼翼的人,更何况他的体重也有那么重……他坐在你面前仔细地看着你,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他会对你这么上心——也许他喜欢吧。

  由于他的目光实在是太刺眼了,刺眼到你想无视他都无视不了的地步。你皱着眉头看了他一眼,飞快地爬上树找个地儿继续睡。嘉德罗斯上前一步,在他准备向上爬的时候他终于发现了一件尴尬的事情。

  MD他不会爬树。

  你在睡了几个小时之后终于爬了起来,舔舔爪子梳了梳毛。晃晃脑袋刚准备下树,第一眼就看到在地上蹲着等着的嘉德罗斯。由于太无聊了,通过草地被压的痕迹可以看出,这家伙在草地上滚过不少次。

  ……到现在还守着可真是辛苦你了。

嘉德罗斯明显已经发现你醒来了,他爬起来往前走了几步,在停下。又走了几步,又停下。发现你好像不怕他的时候,他就这么走到了树干旁边。你思索了一下,认为都是猫科动物应该还是能沟通的,便“喵?”了一声。

  回应你的是嘉德罗斯满含鄙夷的“嗷呜”声。

  察觉到这个语气不太对,他又尽力放缓语气,“嗷呜”了一声。

  两次翻译过来都是渣渣。

  “……”你心情复杂的看了他一眼,然后从树上跳下来,打算离开。嘉德罗斯扑向你,你敏捷地跳了几步就躲了过去。你知道他想干什么,从他后面不满地朝着你叫了几声可以看出,他只是想知道你身上有什么令他着迷的地方。

  你沉默了一会,默默给自己开了个保护膜就走了过去。嘉德罗斯绕着你走了几圈,把你从头到尾看了个遍,然后将头凑近你的脖颈,闻了一下。他又闻了其他的地方,可他还是没有找到他喜欢你的原因。

  “啧。找什么找啊。”你不满地看着。

  “给老娘听清楚了。”

  “老娘从头到脚都让你喜欢我。”

————————end.————————
定时发文真是个好东西。
鹦鹉那件事是真的……我妈给我发的视频那只鹦鹉超可爱了wwwww
多肉那件事也是真的,不信我可以拍一张照片(你
那啥,有谁能给我养老吗(什么

评论

热度(172)